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与产品管理方通过管理费分成形成利益捆绑

诺亚、钜派们也有自己的委屈,放眼全球高端财富管理市场,欧美私人银行、全能型投行财富管理部、独立理财咨询机构的收入结构中,来自投资客户的收入占比大致是2/3、1/2、9/10。但让大部分的中国高净值客户为一纸理财规划付费,或者按小时为理财师一对一咨询埋单,目前还是难以想象的事。这决定了在之前与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的主流模式都是向产品供应商或基金管理人收费。在现有“中国特色”激励体制下,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与产品管理方通过管理费分成形成利益捆绑,与“独立性”这一第三方财富管理宗旨渐行渐远。更有甚者,看到管理人挣钱挣得嗨,三方理财机构也纷纷挽起裤脚自己下海,如诺亚的歌斐资产,钜派的钜洲资产等,均创设了自营产品端,投资涵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母基金,房地产投资基金,公开二级市场投资等不一而足。其中部分线下财富管理公司开始频繁触碰自融、设立资金池等监管红线,带来巨大风险。

2019年08月12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