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老师康瑜-康瑜从乡村支教老师到“是光”四季诗歌的创始人-房地产资讯

  • 时间:

黄明昊坐轮椅现身

只不過,兩年支教期匆匆而過,康瑜也要走出大山了。

「會寫詩的孩子不砸玻璃。」

文/本報見習記者韓世容

我常常望着夜空不說話,等星星說話。這首《星星》是來自潮州江東鎮龍口小學六年級的劉佳淇同學創作的。這首詩歌一登上今年年初播出的《我是演說家》的舞台,就讓台下許多觀眾熱淚盈眶,甚至使得台下評委魯豫想起了自己的奶奶而泣不成聲。將這首詩歌帶上節目的是90後山西女孩康瑜,她作為「是光」四季詩歌公益機構的創始人站在舞台中央,給大家訴說著大山裡孩子們創作的詩歌和她關於詩歌的一件件故事。

康瑜和朋友們也會走進鄉村學校宣講他們的詩歌課程,「很感謝最初認可我們詩歌課程的老師,他們會自己向同行推薦我們。如果一個縣有一個老師知道,她把孩子關於詩歌的故事發一發朋友圈,就會有其他老師來諮詢,於是越來越多的老師開始報名使用我們的詩歌課程。我們對全國來報名的老師進行篩選,讓他們能夠更好地授課,並在一年結束后再申請下一年的課程。」康瑜回憶着「是光」最初的時光。

康瑜看到這些詩和信的時候,再一次做出了選擇。這正是她一直想要尋求的答案,她找到了。

兩年前,她媽媽剛離開家時,蔡丹艷在書本上寫下了這句詩:「露珠好像珍珠,我想摘下來一顆送給媽媽。」

小時候,問奶奶,星星是什麼?奶奶說,人死了就變成天上的星星。

「我是一名孤兒,但我並不這麼認為,因為養父養母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庭……」李玲在南京詩歌會上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初到大山教學,康瑜在這群淘氣的孩子口中變成了「康師傅方便麵」,經常會被他們氣哭。厭學的孩子質問道:「我爸媽都不管我,以前的老師也不管我,你憑什麼來管我?」康瑜沒有放棄,她還在堅持和學生們溝通,改變着他們的看法。

有一次,山裡的校長問康瑜:「你知道這個小鎮最後的主人是誰嗎?就是這些最終留在山裡的孩子。他們現在怎麼樣,未來的小鎮就是怎麼樣的。」

孩子們祈禱着「康老大」留下來。有的學生在桌子上畫滿了魚,希望她的「康小魚(瑜)」朋友一直陪伴着她。有的學生寫下詩歌挽留着康老師,「老師/如果你是礁石就好了/那我可以變成海浪去擁抱你/但你是天上的星星啊」「老師/我們想變成風,變成雲,變成大鳥/你去國外讀書的時候/我們飛過去,飛過太平洋」。男孩們往「心思盒」里塞了一張簽著他們名字的紙條,中間寫着:「康老大,你不要難過,你在雲南永遠有一群兄弟。」

「大風吹着我和山岡/我面前有一萬座村莊/我身後有一萬座村莊/千燈萬盞/我只有一輪月亮」

進入大山,支教生活是意料之中的艱苦,氣候不適應,交通條件差,若是家訪還需翻山越嶺。作為支教老師適應大山生活環境並非最具挑戰的事情,如果想要真正成為優秀的支教老師,還需要融入大山裡孩子的生活。意料之外的事情是每個支教老師都要面臨的挑戰——原來,優秀聽話的孩子是少數。

「我抱着李玲,說她懂事,說謝謝她。其實也在心裏一遍遍告訴自己,作為大人,我有責任要去承擔更多,我需要更加努力。我堅信,如果我沒有做這件事,我便得不到這樣的分享,我也不配和這些美好的靈魂相遇。」康瑜時刻感激着這些孩子帶給她的點滴感動。

支教是她的選擇。康瑜在大學時的義工活動之一便是在北京郊區的打工子弟學校當助教,她喜歡站在講台上給孩子授課的感覺,加之身邊的朋友常常與她分享着支教的趣事,一遍遍地打動着她,康瑜內心更加堅定地選擇了支教。這並非是一次衝動,康瑜有着理性的規劃。等到支教完成時,如果確實喜愛可以選擇出國深造讀教育學,否則就回來繼續讀管理類的專業。在她看來,支教讓她多了一種選擇,她決定用兩年的時間驗證自己喜歡的事情。

大山之中的孩子與大山之外的孩子沒有不同,他們一樣是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厭學貪玩,逃課打架,「幫助孩子走出大山,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使命感似乎一瞬間被顛覆。

這也是「是光」起初做公眾號的原因,孩子們的詩歌既要讓社會上的人們看到,更重要的是也要讓孩子們心中最重視和最親密的人看到。「是光」將他們的詩歌發在公眾號上,方便老師轉發給他們的父母,當父母看到詩歌和網友的留言,他們會很感動。

    

環繞大山的詩歌是光,照亮孩童內心的路

康瑜回到了城市,開始着手準備去美國讀教育學。而就在那一年的教師節,康瑜收到了漭水中學孩子們寄給她的詩歌和信。這其中,一個13歲的女孩告訴康瑜:「老師,其實我不是沒有爸爸的孩子,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住進監獄了。當別人罵我沒有爸爸,是陰溝里撿來的,我從來不敢反抗。但是老師你知道嗎?去年的詩歌大賽,我把我得了二等獎的詩,拿給大家看,他們又說我是抄的時候,我說這個詩是我寫的!康老師,你知道嗎?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反抗。」

小樹的大鳥回來了。7月5日上午,鍾老師通過微信告訴「是光」,丹艷在外面打工的媽媽因為這兩首小詩,回來看她了。照片之中的丹艷緊緊抱着媽媽,「大鳥回來了,小樹給她一個家」。

    

康瑜在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將要畢業時,就已經順利拿到了保研名額。當時在財政部下屬研究所工作的她十分忙碌,鮮少有時間再顧及大學時熱愛的公益,甚至無法滿足她想要在周末繼續當志願者的要求,康瑜內心的衝突由此而生——我究竟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康瑜給自己下了一個關於愛心的「賭注」,自己真正喜愛的公益到底能不能當成工作去實現。

    

核心志願者慢慢加入「是光」,對「是光」的發展有着巨大的推動,他們也直接吸引着適合「是光」的人群,全國各地的普通志願者也不斷地加入「是光」四季詩歌。

康瑜所回到的大山也不僅僅只有雲南省昌寧縣,「是光」四季詩歌將目光投向了全國,給大山裡的孩子打開一扇詩歌之門。現在,「是光」帶來了更加專業的教育團隊,他們研發詩歌課程,吸收鄉村教師的豐富經驗,探討兒童的心理髮展,用專業的課程設計去引導他們。鄉村教師通過申請,接受線上培訓和線下督導,就可以將詩歌帶進大山,讓孩子們接觸詩歌。

「心思盒」出現在了教室中,這是康瑜想到和學生們溝通的方式。孩子們有任何的煩惱都可以寫在紙條上,塞進盒子之中。晚上補課完成之後,康瑜打開「心思盒」,再一一回信,常常要寫到深夜。

「是光」圍繞着大山和村莊,詩歌懷抱着孩子和純真。「是光」在詩歌教育的路上還在探索,詩歌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是光」的力量有多強,可能誰都不知道,但我們至少相信「是光」最初的口號——

「我信奉黑夜因為它能覆蓋一切就像是愛」孩子們的詩歌,走出了大山。

起初,「是光」通過不斷的試錯和摸索研發課程,每做完一次課程就馬上投入到鄉村學校使用,然後在實踐中不斷地改良。工作人員漸漸發現詩歌課程要讓老師們看得懂、用得上、佔用課時量不高,還要深入淺出。

    

康瑜說服了自己,也說服了父母,繼而告別了生活已久的都市,一步步踏上了去往彩雲之南的路途,投身鄉村教育實踐中去。2015年,康瑜進入雲南省昌寧縣漭水中學成為一名支教老師。

會寫詩的孩子不砸玻璃康瑜沒有去國外深造,她留下來了。這次回大山不再隻身一人,她聯繫了朋友,開始組建團隊,還得到三個公益基金會的支持。她帶着「是光」四季詩歌公益組織一同回到了大山。

2016年10月,康瑜正在教室中給學生們上書法課,屋外的雨聲奪走了他們的注意力,康瑜索性決定不講書法,讓他們聽雨聲,看雨花兒,再寫一首詩歌。

而關於詩歌,康瑜更不知道詩歌是否可以改變他們的人生,但她知道,詩歌對於他們更像是心理疏導的方式。

康瑜告訴孩子們,會帶着寫詩好的同學去南京見大詩人。李玲帶着一首《黑夜》跟隨康瑜去了南京。

這些詩歌課程也得益於同樣是做鄉村教育的合作機構的宣傳。同時,「是光」開始建立志願者組織,選拔志願者最重要的標準就是熱愛公益事業,又在個人的工作領域內有豐富的經驗。

康瑜這樣解釋「是光」的含義:「第一是想告訴這些孩子們,不管未來有沒有轟轟烈烈的事業,在大山裡他們也依舊是光;第二是想告訴大家,這些孩子可能真的走不出去,但請讓我們帶着欣賞而非同情的眼光,在心裏告訴自己,他們就是光。」

李玲從小就被同學們欺負,說她是從羊溝里撿來的,但她內心強大又堅定,總是充滿感激地認為「自己是個幸福又普通的孩子」。康瑜告訴她:「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都是值得被愛和尊重的。」她一直記得這句話。一次,李玲寫下了新年願望,與大部分期望有新衣服和新鞋子的孩子不同,李玲希望新年可以有更多的零花錢,這樣可以送給比自己更貧窮的孩子。

    

康瑜從鄉村支教老師到「是光」四季詩歌的創始人,她將詩歌一直留在大山陪伴着孩子,讓詩歌照亮了孩童內心的路。康瑜也在慢慢地改變,她一次次地追隨內心,推翻人生原有的計劃,去做自己認定有價值的事情。講起康瑜和「是光」詩歌的故事,要從她畢業時的一次與眾不同的選擇開始。

起初,還有學生抱着遊戲的心態寫了紙條放在盒子里,但是康瑜還是認認真真地回信,學生也許只寫一兩句話,康瑜回信會寫滿滿一兩頁。學生們拿到回信后,感受到了老師的真誠,開始認真地對待「心思盒」,認真對待他們排斥的支教老師康瑜。

「我走得很慢/因為不捨得影子/跟着我走得太累」

同時,「四季」也作為重要的一員在列于名稱之中,「四季」代表着陪伴,而不是單單一次讓孩子寫出好的詩歌去博取眼球就作罷,詩歌是長久地陪伴。

這段話留在了康瑜的心中,她的確不能保證可以改變這些孩子的人生,讓他們踏出大山,但如果他們最終留在大山,更好地改變大山,讓小鎮的未來變得好一點就足夠了。

康瑜感慨道,「是光」的目的一方面是可以讓詩歌長期陪伴這些留在山裡的孩子,另一方面是對山外的我們而言,當我們給這些孩子貼上孤獨、可憐、苦難等標籤時,其實都是片面的。我們通過詩歌去關注他們的時候,更多的應該是給予讚賞和肯定。「是光」拒絕賣慘。雖然一些孩子的家庭背景確實會引人悲傷,但「是光」依然想要人們去關注他們身上美好的和閃光的地方。孩子們給了我們美好的詩句,我們對他們是肯定和感謝的。

我是一棵小樹媽媽是一隻大鳥大鳥飛去遠方小樹慢慢長大等大鳥回來了小樹給它一個家這首《小樹和大鳥》是丹艷用鍾老師的手機和媽媽視頻聊天之後寫下的詩歌。「我告訴媽媽期中考試我拿到了優秀學生的獎狀。媽媽說我很棒,她答應我只要我好好學習,她一定會回來看我。」這是丹艷內心最期待的事情。

原來,優秀聽話的孩子是少數

「是光」根據志願者的特點,安排合適的工作內容。法律工作者可以幫助「是光」做法務工作,擅長繪畫的志願者可以為詩歌配上插畫,媒體從業人員可以幫助「是光」做新媒體運營……

經過詩歌的洗禮,孩子們的作文也變得具有詩意,他們內心的自信開始增加,得到老師們的認可,學生違紀現象越來越少,甚至砸玻璃的行為都直線下降,一首首小詩在學生的筆下逐漸登場。

兩年裡,「心思盒」收到了兩千多張紙條,這裏記錄著她和學生的秘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由師生轉為朋友,「康師傅方便麵」變成了「康老大」。孩子們的改變仍在繼續。一場突如其來的雨帶來了詩歌。

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雨後的太陽只照射在我一個人的身上我會感到溫暖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世界上都有個角落能在我傷心時空着安慰我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媽媽的愛只屬於我一個人讓我享受愛的味道這位「自私」的女孩,在思念着早已離開人世的媽媽。一個渴望專享媽媽的愛的女孩讓康瑜有些心疼,她意識到這群孩子需要表達,他們需要傾訴,更需要關心的愛護。而詩歌是一種極佳的方式。此後,若逢雨天,康瑜便開始和學生們一起聽雨寫詩。在一年的堅持下,詩歌課成了學校的正式課程得以延續。他們每個季節上兩堂詩歌課,這樣的「四季詩歌課」分別是——春光、夏影、秋韻、冬陽。

「我能預想到,畢業之後的生活還不錯,要麼繼續讀研究生或是博士,要麼規規矩矩上班,我並不是排斥這些好的事物,只不過我並不開心。」

從媽媽走出大山工作掙錢之後,鍾許文穎老師常常擔心丹艷,成績直線下滑,老師每周都會找她聊天談心,也一直在積極聯繫她的媽媽。媽媽看見丹艷寫的小詩后,淚流滿面。期中考試結束后,丹艷和她的媽媽視頻聊天,當她的媽媽答應丹艷會回來看她時,丹艷笑得很開心。

我是一棵生病的樹他們知道我生病了卻不來看我沒有人和我一起玩春天來了我卻不停不停不停地掉葉子九歲的蔡丹艷在今年春天寫下這首《小樹的難過》,「我之所以寫下這首詩,是因為我看到學校門口的那棵小樹。我看到小樹身上有許許多多的痕迹,我覺得它也希望得到別人的關心。我在想我的媽媽,我希望她能夠回來看看我。」

康瑜介紹道,現階段的「是光」四季詩歌教育完成了從0到1的事情,現在已覆蓋全國21個省份,累計超過600所鄉村中小學引入詩歌課程,涵蓋53600多名學生,共有50個核心志願者,還有1700多個普通志願者。

「天上的人兒在點火/地上的人兒在許願」短短的兩句詩是這個女孩的獲獎作品,她對康瑜說:「老師,我想許一個願望,我希望有更多像我這樣的孩子,能夠在詩歌裏面,找到自己。」

這也是康瑜的第一堂詩歌課。在這堂課上,康瑜注意到了一位默默哭泣的女孩,走近她時,紙張上面寫着一首詩,這首詩打動了康瑜。女孩寫道:

康瑜時常回想起這一幕,為什麼是詩歌呢?康瑜覺得是詩歌找上了她,而非刻意為之。孩子們不喜歡寫日記和作文,她一下子想到了詩歌,並非專業詩歌人士的康瑜老師只能告訴孩子們盡量用簡單的文字、短短的句子表達自己的感受。腦海中偶然出現的詩歌,竟然成了孩子們傾訴的入口。

現在,爺爺奶奶變成了天上最亮的那兩顆,

如果沒有做這件事,我也不配和這些美好的靈魂相遇

「天高萬丈,山是一半。」

……詩歌,進入了大山,留在了那裡。

對於孩子們來說,詩歌一直在照亮他們的內心的路,「是光」做到的事情不僅僅是影響孩子,甚至也在改變着大人。

今日关键词:30天打赏主播1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