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科技银行-NBD:新网银行目前科技人员大概占比有多少-武汉科技大学新闻网

  • 时间:

李现粉丝活动取消

另外,作為乙方來講,通常是術業有專攻,並不是所有的系統都做。但是在銀行里工作的科技人員,要做信貸系統,要做核心系統,要做支付系統,要做大數據,諸如此類,這就要涉及到系統與系統之間的關係,會給員工帶來不一樣的視野。

但最後我們認為,純技術輸出並不是我們當前的主要方向。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的理念是做一家開放銀行,而不是一家軟件公司。

毛航的解答,或能讓你有所啟發!

毛航:在與應聘者交流的時候,我們常常會聊到一個話題,那就是行業背景。坦率地講,我們特別需要具有深厚行業背景的科技人才。

毛航:一開始,這些做技術的人會產生很多思想上的碰撞,然後是慢慢融合,最終產生非常好的效果。實際上,在整個科技體系的建設過程中,在金融科技技術的運用過程中,這三類人才都分別發揮出了他們的知識技能和從業經驗。

毛航:判斷是不是科技類人才,可以從三個特徵來看。首先可以看畢業專業是什麼,比如是不是計算機、軟件工程、電子信息、數學、統計學等等。

要麼有兩類背景要麼是技術牛人

毛航:之前有非常多的同業問,能不能把研發的系統輸出給他們。我們做過內部討論,是否要來做這個事,因為畢竟這可以直接快速創造價值。

毛航:為什麼說我們是一家科技驅動的銀行,從科技人員數量佔比上看是名副其實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于日前專訪了新網銀行信息科技部總經理毛航。

所以,科技戰略一定是圍繞着業務戰略來展開,要想拓寬業務空間,尋找新的業務領域,科技力量必須跟上。包括人員的配備也是這樣。為什麼要增加人員?正是因為業務領域在拓展、在深入,需要我們去做很多業務模式的創新,而這離不開科技力量的支撐。

隨着這兩年校招生的加入,這個比例可能會略微有些變化,但是主體的情況大致還是這樣。

剛才說到,我們有1/3的技術力量是從作為乙方的科技公司過來的,原來也在為銀行做系統做服務,現在變成銀行的一員,自己來建設這個系統,這種責任感以及發揮的空間,我認為也是不一樣的。

NBD:新網銀行目前科技人員大概佔比有多少?

NBD:您談到,近年來科技人員數量一直在持續上升,那麼新聘人員主要來自哪些領域?

(原標題:每經專訪新網銀行信息科技部總經理毛航:看重行業背景深厚 技術功底過硬的金融科技人才)

第三,可以看目前從事的工作,比如研發類的,包括技術系統的研發、模型的研發、算法的研發、設計研發、測試、運維等等。

另外,還一類人員我們也很喜歡,就是技術功底過硬的人才。在我們的科技隊伍分工里,有些員工純粹做技術平台,我們對他們的要求是,不一定非要熟悉銀行業務,非要熟悉某種信貸業務,只需要在他們的工作領域做研發、做編碼。比如,我們有些員工對金融完全不懂,但是基礎研發能力很強,可以做雲計算,可以做技術平台研發,有很強的編碼能力、代碼調優能力、架構能力等等,對公司的科技建設來說也非常有價值。

毛航:從純技術角度看,銀行更多是需要做技術的研發應用,而不是做技術基礎創新,這也不是銀行的專長。銀行更多需要做的,是將這些技術運用在場景里,把單一的、沒有任何業務屬性的技術轉化為能夠為業務創造價值的科技體系。

我們認為,無論是金融背景,還是互聯網背景,一定要有相關的行業背景,對這個行業有透徹的理解,有行業技術能力的沉澱。對於我們來說,這樣的人才價值會更高。

第二,就是看之前的工作經歷,有些員工可能本來在科技公司、互聯網公司,或者金融機構的科技部門工作過,有過相關的從業經驗。

所以,我們現在外購的閉源技術非常少,多用的是開源技術,在開源技術的基礎上做創新、做自己的客戶化,技術幾乎都是自主研發,沒有那種從底層到應用完全外包給別人做研發的情況。只是在研發的過程中,為了解決人手不充分的問題,我們用到了外包人力。

NBD:與新網銀行類似,不少民營銀行的科技人員都有明顯的增加,您認為主要原因是什麼?

今年以來,就我們部門來說,又增加了40多人,另外,新網銀行和外部科技力量也有很多合作,目前外包人員約有350人,加上這部分外包人員,我們的科技人員比例佔到全行總人數的70%左右。從趨勢上看,到了今年年底還會增員。我們計劃明年再申請一些編製,科技人員數量可能還會有不小幅度的增加。

在銀行做IT 銀行業屬性更強

第一,我們首先是一家銀行,這個屬性決定了我們需要一些具有銀行從業背景的科技人員。因為這些人才不但需要對金融體系的科技系統特徵非常熟悉,對銀行的業務、監管政策也要有比較深刻的了解。

毛航:其實這個來源組成不是偶然的,在做人才選擇的時候,我們會有一些導向,主要基於我們銀行的戰略定位和業務特徵來考慮。

NBD:隨着技術產出越來越多,新網銀行未來會考慮將技術進行輸出嗎?

現在我們每個業務方向上基本都會有這三類人員存在,比例比較均衡。

NBD:在選擇科技人才的時候,最看重人才哪方面的素質?

毛航:關於人才來源的方向,我們以前在部門裡做過統計,基本上可以分成三份。一份是來自金融機構的IT部門,往往是總行級別的IT或者是研發中心的人員,大概佔1/3。然後還有一份,是來自互聯網公司,包括一些頭部互聯網公司以及互聯網金融公司的人員,大約也佔1/3。其餘的1/3,來自於一些軟件企業,這類企業的業務多是向銀行類機構提供軟件開發服務,或者是向銀行出售產品。我們科技部人員基本上來自這三類企業。

技術創新從何而來?毫無疑問,離不開高素質人才。

NBD:科技人才來源不同,從業背景不同,他們之間的協同情況如何呢?

公開信息顯示,在過去一年中,不少民營銀行實現增員的同時,也在調整內部崗位結構,進一步充實金融科技崗位人員。研發工程師、大數據科學家、人工智能專家、信息安全工程師、反欺詐專家……越來越多的信息科技人才向民營銀行彙集,用科技力量為金融新業態賦能。

我們覺得,更重要的一種輸出,實際上是我們現在「聯合貸款」這種業務模式,能夠分佈式、低門檻地將流量方、資產方快速連接起來。這些聯合行之所以願意與我們合作,就是因為看中了我們的科技系統能夠對這種連接做支撐。

NBD:剛才談到,有一部分技術性工作是靠外部採購,這似乎是行業中的普遍做法。那麼,就新網銀行而言,外包人員和自有員工是如何分工的呢?

按三個特徵選科技人才NBD:在銀行里,哪種人才會被視為科技人才?

NBD:同樣是從事金融IT技術工作,在銀行做與在供應商做的不同點在哪裡?

而且,還有一個特點,這些科技人員的學習意識很強。為了讓科技和業務更充分地融合,他們會主動地去做一些關於金融行業知識的積累。

第二,新網銀行開始籌建的時候,定位就非常明確,要做一家以科技驅動的數字銀行,一家純線上的互聯網銀行,業務模式跟傳統銀行有區別。在這過程中,需要大量引入具有互聯網思維的人才,所以有部分員工資源來自互聯網公司。

NBD:所以,可以從人才比例這個角度去觀察一家銀行的科技屬性?

毛航:剛開業的時候,我們全行大概有150名行編人員,其中科技部有35人,佔了將近四分之一。後來隨着業務的開展,科技人員數量在不斷增長,每年增速都在50%以上,增幅比較大。實際上,除了科技部外,風險部等部門也有不少科技人員。

作為一家純線上的互聯網民營銀行,新網銀行人員構成中,70%是搞科技的,它的運營模式到底是怎樣的?而那些信息科技人才來自哪些行業?他們給民營銀行帶來了什麼?什麼類型的人才更受僱主偏愛?想必你對這些問題也很感興趣。

作為銀行業的一股新生力量,民營銀行正在差異化競爭的賽道上奮勇向前。其中,「左手開拓業務、右手創新技術」成為民營銀行市場突圍的重要策略。

毛航:一些企業有能力為銀行開發軟件,但並不意味着懂銀行經營。作為乙方,一般是按照甲方的思路走,並不是一個方向上的帶領者。從科技的視角上講,科技人才在乙方也可以實現作為IT技術人員的價值,這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因為行業屬性並沒有那麼強,所以對於銀行經營層面的理解通常會弱一些。

比如做軟件研發,不管之前是開發什麼系統,我們都希望應聘人員在這個系統領域有過相當一段時期的深耕。有的人員可能工作了十年,開發過基金系統,開發過銀行的某個櫃面系統,又開發過OA系統,還開發過製造業管理系統,雖然都是做軟件開發,但是比較分散,缺乏對細分行業的專註,這也就導致對行業認識並不夠深刻。

其次,金融科技的範疇非常廣,要讓更多更好的自主研發技術更快速地成熟,能夠開花結果,甚至可以為行業所參考,本身也需要對科技建設做持續性的投入。

NBD:對於這個結構比例,是有什麼特殊的考量嗎?

毛航:歸根結底,科技建設的核心是為業務服務。如果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搞出一個系統來,自己覺得很厲害,但是沒人用,也只能是孤芳自賞。

第三,我們是科技型企業,需要非常多的研髮型人才,所以又從軟件企業裏面招聘了很多做研發的人才。

總的來說,我們比較看重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有相關行業背景的IT人士,還有一個方向是雖然沒有金融或者互聯網行業背景,但技術、研發能力非常強的技術牛人。

很多傳統銀行有大量的網點,有多年的業務沉澱,科技人員的比例並不大。像一些中小城商行,科技人員的比例能有3%~5%就已經很多了,而我們現在能夠達到70%,這個對比十分明顯。所以有時外界可能會覺得,新網銀行更像是一家持有銀行牌照的金融科技公司。

今日关键词:七夕情侣扎堆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