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法定的排他性权利-电脑资讯-吴忠新闻
点击关闭

权利排他-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法定的排他性权利-吴忠新闻

  • 时间:

韩国发生超级传播

這也就意味着,在知識產權領域,已經有專門的法律作出了價值判斷,以音樂版權為例,無論是版權,還是基於版權的獨家授權,都是為了激勵音樂市場的創新、傳播和資本進入,從而由法律特意創設一定的稀缺性和排他性,這才能解決激勵不足的問題,解決文化產品和市場中的搭便車(典型的如盜版)問題。在中國的音樂創作產業主要矛盾依然是激勵嚴重不足,而不是激勵過剩的情形下,基本的價值判斷並沒有必要進行調整。因此,反壟斷法在這個領域如果想要適用,應該是慎之又慎,不僅不應對於獨家授權模式本身產生懷疑,對於市場競爭效果的評價,也要充分考慮到,獨家授權帶來的額外競爭優勢,是不是版權法激勵資源配置的題中應有之義。在這種體系化的考量下,對於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審查,應當要求承擔更高的舉證責任。

在特殊時期,獲知監管部門中止針對獨家音樂版權事項進行反壟斷審查的消息,雖然從公開報道中並沒有披露更加詳細的信息,但可以想見,對於現有音樂市場的格局,監管部門並沒有發現明確的事實依據可以證明存在損害競爭的行為和效果。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但是,市場失靈本身是一個比較難以證明的結果。因此,反壟斷法發展出一系列複雜的經濟學和法學手段和概念,試圖幫助法官和監管者進行判斷。儘管如此,對於具體效果的判斷,很多時候還是需要採用一些推測和推定,因此不可避免需要進行一些傾向性的價值判斷。也就是說,除了純客觀的數據和事實,在每一次執法過程中,執法者不可避免還是要在事實和數據的基礎上,對特定行為模式的合理還是不合理,作出傾向性的判斷。

在反壟斷法的視野中,對於市場上「強者」的排除性或者限制性行為,傾向於抱有懷疑態度。例如,拒絕交易、附加不合理交易條件、限制交易相對方,都被《反壟斷法》列為可能構成「倚強凌弱」的手段。在法律沒有明確授予經營者法定權利的情況下,亦即,經營者利用其各種資源和競爭優勢所形成的實質控制範圍,並沒有法律給予明確的賦權,因此邊緣相對模糊的情形下,經營者實施一些明顯的限制或排他行為,特別是當經營者強大到一個量級的時候,是更有可能被質疑的,這也是為什麼基於所謂經營自主權的屏蔽、排他交易等行為更容易引起其他經營者的不適和挑戰。

原標題:疫情下中止數字音樂反壟斷調查是一種包容審慎的態度

反壟斷法本質上是要解決市場失靈的問題,在存在經營者行為可能導致市場資源配置無效率或者低效率的時候,通過行政干預的方式來進行修復,阻止此類行為並對經營者日後的行為給出方向性的指引。具體到音樂版權市場,就意味着需要首先調查清楚獨家音樂版權的擁有者,是否具備了威脅市場競爭的能力,並且是否依據此種能力,作出了損害市場競爭的具體行為,進而,最為重要的是,需要調查清楚,市場競爭的確受到了損害,從而需要行政手段的干預,並給出明確指示,在何種情況下的何種行為模式,是反壟斷法所無法容忍的。

監管機關主動中止音樂版權市場的反壟斷調查,體現了對於知識產權制度本身激勵功能和價值取向的尊重和認同,也是對於權利人原有預期和資本投入的一種尊重。對於法定權利的尊重,對於市場主體合理預期的保護,對於企業和市場活力的調動,在這樣一個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的時期,顯得尤為珍貴和必要。

但是,如果在法律有明確授權的情形下,反壟斷法對這些權利的挑戰,必須是要更加謹慎的。知識產權作為一種法定的排他性權利,即為代表。知識產權的典型性如此明顯,以至於我國《反壟斷法》專門在第55條規定了,針對依法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即使存在排他和限制性的情形,不適用該法,除非能夠證明存在超越權限濫用權利的情形。

今日关键词:湖北确诊9074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