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的郭沫若开始陆陆续续收到中国朋友的询问是否可以寄口罩-阳曲新闻-化工资讯
点击关闭

古利斯坦到达-在家的郭沫若开始陆陆续续收到中国朋友的询问是否可以寄口罩-化工资讯

  • 时间:

东马不退报名费

原標題:跨越半個地球的「口罩行動」 只因「中國是我第二個家」

2月12日下午,第二批口罩跟隨郭沫若到達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現在我們國家有70%藥店沒有口罩了,在我的家鄉,口罩也在不斷漲價,有些商店甚至翻到了10倍的價格」,郭沫若拿起一個普通一次性口罩說,「像這種三層的口罩,原來大概只需要5毛錢,現在要賣5塊錢。而且現在想買口罩越來越難了,一個人一次只能5個、10個地買。我和太太、朋友一塊去買,最後終於湊齊了15000個口罩。」

從烏茲別克斯坦的古利斯坦驅車120公里到達首都塔什干,然後從塔什干搭乘飛機飛往莫斯科,再從莫斯科飛到廣州,往返直線行程大約2萬公里,是赤道的一半長度,需要耗費3天的時間在路上。這個行程郭沫若(中文名)在11天里連續走了兩次,第一次送來了12000個口罩,第二次送了15000個。

由於擔心他的健康和安全,很多人並不贊成他自己飛來中國,哪怕是家裡人也並不完全支持,說這不是你的事,讓中國人自己處理。但樸實的郭沫若說,「我在中國六年了,我的太太是中國人,朋友們是中國人,好的時候在一起,遇到了困難,不一起克服嗎?」

在家的郭沫若開始陸陸續續收到中國朋友的詢問是否可以寄口罩,經過了解他只能回復朋友們「快遞已經停了」,但在中國的老鄉、朋友、醫生們都處在危險之中,急需口罩的防護。怎麼辦?郭沫若沒有思考多久便決定開展自己的「口罩行動」:將計劃去迪拜旅遊的資金拿來購買口罩,自己「人肉」運到廣州。1月31日,他帶着12000個口罩裝了6個行李箱從古利斯坦出發,2月1日,口罩到達廣州,剛放下行李的他馬上又飛到了塔什干。

和2月1日飛過來中國一樣,郭沫若這次還是因為很多航班被取消,不得不多次輾轉換乘。在俄羅斯和廣州海關,郭沫若也都被誤認為是「大批帶貨出售」,行程幾經受阻。當所有口罩在俄羅斯海關被扣留的時候,這位27歲的大小夥子忍不住哭了:「我真的不是做買賣的,是給朋友帶的」。跋山涉水,精疲力盡,他才終於將口罩送到目的地。

郭沫若是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烏茲別克斯坦留學生,取「郭沫若」這個中文名字是因為他了解到中國詩人郭沫若非常愛國。17歲那年,烏茲別克斯坦的這位郭沫若便離開家鄉古利斯坦去莫斯科討生活。六年前,他來到中國學習中文,之後便開始學習阿拉伯語,今年在讀大三。在中國求學期間,他還收穫了自己的愛情,娶了一位中國太太。

今年寒假,郭沫若回到老家過年,看電視的時候知道中國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他說,當時看到很多國家開始取消航班和停止辦理簽證,還有的國家開始不歡迎中國人。他心裏很難受,他說:「為什麼一切很好的時候,他們來中國,歡迎中國人,然後中國遇到了困難,突然一切都變了?」

「中國就是我第二個家,家裡有困難,我怎麼能不幫忙?我是一個普通學生,雖然口罩數量少,但是我想幫忙」。為了讓父母放心,第二次口罩行動結束,郭沫若第二天就飛回了古利斯坦。登機前,郭沫若發了條朋友圈,依依不捨寫道:「再見中國,我還會再來」。(完)

今日关键词:作家何申因病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