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秒被问及“出征前有什么话想说:”时-游戏还愿-吉林市江城新闻
点击关闭

医院疫情-后一秒被问及“出征前有什么话想说:”时-吉林市江城新闻

  • 时间:

阿富汗一航班坠毁

前一秒在出征儀式合影留念時還微笑比着「剪刀手」,后一秒被問及「出征前有什麼話想說」時,便頓時紅了眼眶——浙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呼吸科護士劉婷婷面對記者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我的淚腺過於發達了。」

得知劉婷婷是同齡人,記者更生幾分敬佩。恰如近日網絡上流行的那句,「2003年非典時期,全世界守護『90后』,2020年,換『90后』守護這個世界」。眼前的她分明仍是一個備受呵護的小女生模樣,便要肩負使命走上一個未知的戰場,守護更多人生的希望。

原標題:記者手記:那一刻 唯有擁抱

出征儀式結束。面對分離前的不舍,劉婷婷忍不住再次紅了眼眶。記者上前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想接住這份堅強背後的柔軟,也是臨行前無言的「加油」。

在疫情形式嚴峻的當下,我們無意渲染過多溫情。唯希望有更多人了解,那份平安背後的來之不易,及千千萬萬個醫護人員所經歷的抉擇與承擔的風險。人與人間本無差別,這份「大義凜然」值得我們肅然起敬,值得我們用愛和擁抱去祝福他們,平安歸來。

呼吸科可謂在此次疫情中首當其衝。作為呼吸科的一名普通護士,劉婷婷和同事們連日來「輪番作戰」,休息地很少。家在甘肅平涼的她已經三年沒有回家過年了。出征前一天她還在診室里忙碌着,今天一早6點她就起床,為趕赴戰場做好準備。

當劉婷婷站在台上雙手豎起大拇指「點贊」時,台下一對年紀稍長的男女則專心為她留下這一瞬間。

「我是唯一一名代表我們醫院出征的醫護人員。」個子小小的劉婷婷,說出這句話時既有些驕傲,也帶有幾分「單刀赴會」的緊張。

「你是几几年的?」「1994年。」「好巧,我們是同一年的!」

「這不是我的父母,是我們的主任和分管副院長。」劉婷婷笑着說。

「『防護、護理、睡眠』是我對你想說的六個字。只有休息到位了,自己強大了,才能更好地幫助別人。」黃抒偉如父親般對劉婷婷叮囑着。

農曆大年初一,浙江省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緊急醫療隊(下稱浙江醫療隊)在杭州集結,統一出發赴湖北武漢支援前線。出發前,浙江省人民醫院內舉行了一場簡單的出征儀式。

問及想對家人說些什麼,劉婷婷說:「希望家人和我一樣,不論在任何地方都要保護好自己。要記住每戴一次口罩就可以減少一次病毒的傳播。」

「聽到要組建醫療隊的消息以後,我主動找我們護士長私聊了,申請去武漢。」談及此次出征的「動機」,劉婷婷直言,只想去幫助別人,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雖然我沒有特別出眾的能力,但我就想盡我所能去幫助別人,能有多大勁兒就使多大勁兒。」

浙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副院長黃抒偉的女兒和劉婷婷正是差不多年紀。他坦言,自己還從來沒有幫女兒整理過行李,而上午卻幫着劉婷婷一起清點行李,檢查所需物品,關照許多。

對很多人來說,即將面臨的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即便過去身經百戰,臨陣上場難免害怕。更何況是年紀輕輕,才步入社會沒多久的劉婷婷。

當現場許多人都拉起橫幅和旗幟以團隊形式合影時,記者留意到了這位獨自留影、笑容燦爛的女生。

在141人組成的浙江醫療隊里,有着不少行業內的「大咖」,不乏從業經歷超過30年的高年資醫生。「護齡」剛滿三年半的劉婷婷,是其中並不太顯眼的一個。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疫情肆虐,修我甲兵。與子偕行!」劉婷婷在朋友圈中寫下出征的誓言。

今日关键词:电影中国女排改名